<strike id="x1lp9"><strike id="x1lp9"><meter id="x1lp9"></meter></strike></strike>
<sub id="x1lp9"><listing id="x1lp9"><listing id="x1lp9"></listing></listing></sub><noframes id="x1lp9"><address id="x1lp9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x1lp9"><listing id="x1lp9"><listing id="x1lp9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x1lp9"><span id="x1lp9"><nobr id="x1lp9"></nobr></span>

      <form id="x1lp9"></form>

        樊二龍
        不惑之年,愛好多多,酒色財氣,唯癡一鴿。希望借中鴿平臺,暢所欲言,與鴿友共進步。
        詳情>>

        我是忠實的血統論者

        文淵閣筆會征文稿件

              “種瓜得瓜、種豆得豆”,世間萬物,無論已知或未知,均有跡可循。入行二十余年,一直在孜孜不倦地探求優秀賽鴿的鑒定標準,眼論、翅膀論、骨架論、血統論均輪翻上陣,希望有朝一日頓悟,慧眼識鴿,從此仗劍征戰四方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然而由于學識所限,資質魯鈍,在多年的實踐中,唯一感到靠譜的還是“血統論”,現結合自己的摸索與思考,與鴿友共商榷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、對血統論的理解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此血統非彼血統,不是寫在紙上的足環號,而是經得起天空檢驗的勇者??偨Y起來就一句話:能做出好鴿子的血統才是好血統。符合這一標準,哪怕是菜市場三五十元淘來的,一樣給予重用;如不發揮,哪怕是花大價錢引入的,必須湯鍋伺候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回想當年引種,專挑血統書華麗的來,認為價高的必然質高,輩份高的必然基因強,眼漂亮、手感好的一定差不了。在這樣的思維定勢下,赴鴿展、上網站,符合標準就下手。東一羽詹森,西一羽蓋比,短短半年內,30多羽原環顠洋過海到家,放眼望去,各類銘血大聚會。鴿子到手后,先挑輩份高、外形佳、眼亮麗三要素齊全的重用,子代一律委以重任,出幾羽就交公棚幾羽;其余輩份低,手感不如意,眼平淡的則謹慎試用,先當保姆,第二輪才選一兩羽上陣。當年秋賽收官,卻大跌眼鏡:最為看重的幾個配對竟然罕有佳績,反而是那些不太抱希望的卻屢屢出彩。第二年不甘心,繼續子代驗證,結果還是一樣:去年表現好的今年依舊成績亮眼,當年名落孫山的如今依舊遲歸或天落。兩度頭撞南墻,才能清醒面對。身邊還有一些鴿友,原本成績相當出色,但在現今諸多銘血的誘惑下,總認為自己的老底子沒名沒份,上不得庭堂,還是外來的和尚會念經。于是乎,狠心淘汰老班底,滿懷憧憬用新血,結果成績一落千丈,待清醒欲回頭時,原鴿已杳無影蹤,只能扼腕空嘆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由此,個人感悟:放飛籠是檢驗賽鴿血脈的試金石,而比賽成績則是一面鏡子,既可以映射出血脈的優劣,又能客觀地反映出我們自身認知的短板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二、及時發現優秀的血脈

              “世有伯樂,然后有千里馬”。由于認知的誤區,我們棚中的千里馬往往地位尷尬。有多少優秀的種鴿曾是不入眼的雞肋,食之無味,棄之可惜?;虍敱D?,或束之高閣,各類機緣巧合之下,才有機會作育子代。未曾想子孫代一飛沖天,成績驚艷,從此才從我們眼中的丑小鴨變為高貴的白天鵝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以棚中的兩羽種雌為例,其中一羽“141”是2013年托朋友從公棚拍回的鴿王。拿回上手后,感覺骨架松軟,要前探沒前探,要后腰沒后腰,舌尖發黑還上翹,心中大呼上當,懊悔不已。但畢竟是高價引入,于是第二年配一比較相中的外籍雄,出了一對送公棚,結果雙雙進獎。由于心中對此鴿還有怨念,認為是雄鴿好的緣故,與她無關。于是第2年便淪為保姆。直至“141”的孫代獲特比鴿王和公棚高位,而她也因日期緣故兌不開蛋,又出了一窩分送公棚與打特比并雙雙獲獎后,才認識到她的價值,卻白白耽誤了三年育種黃金期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另一羽“861”則更慘,雖然本身是2011年的德國鴿王,但上手后七擰八歪,一刻也不老實。且端肩聳背,加之花頭白條血眼,不符合主流,于是便棄之深閨。直到2017年方才配一雄鴿,在保姆棚出了三窩后,就將她送給了朋友,“861”所出6羽皆是雌,其中:一羽體弱淘汰,一羽送公棚進獎,家中一羽參加地方秋賽獲前獎。給朋友3羽,有兩羽第二年皆做出公棚獎鴿,另一羽朋友未用后退回,熟棚后春賽獲鴿王亞軍。而861在朋友家犯性子不配對,頭部也被雄鴿嚴重啄傷,拿回調理后,今年公棚交一羽熱身賽27名,預賽20名。地方賽上一羽,500公里奪冠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好鴿難求,而棚中的優秀血脈往往耽誤于我們偏執錯誤的認知之中,悔之已晚。如今“141”因常年保姆,體質下降,第三輪獨蛋?!?81”也已8歲高齡,育種能力朝不保夕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三、從賽績中尋找定理

              “尺有所短,寸有所長”。如果博爾特去跑馬拉松,照樣名落孫山。賽鴿亦然,每一路鴿均有他的特性,或晴天高分速,或惡天飛伯馬;或中短程快如閃電,或長距離不死必歸。這就需要我們在實踐中思考體會,從賽績中總結歸納,盡量做到有的放矢,揚長避短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如棚中的國家一號這路,前期表現甚為平淡,但從300公里開始便逐漸發力,待500公里時,便常有超速的表現。又如另一路蓋比,300或400公里時賽績突出,“指定”經常受惠,可是距離一上500公里,就只能混個歸巢了事,與獎無緣。還有一路桑杰士,以前公棚多為300-500公里雙關賽時,決賽屢有高位;但是加了一關400公里改為三關賽后,決賽勉強進獎,雄風難再。同時,此路鴿還有一特性,200公里或300公里這個距離如果遲歸,下一站極有可能沖前獎,成績大翻盤,飛行曲線十分明顯,也就是我們常說的一站快一站慢。以上歸納,只是血脈反映在表象中的部分事例,還有雌(雄)飛雄(雌)不飛,沙(黃)眼的擅翔,黃(沙)眼的適作種等諸多特性,尚需我們在實踐中總結歸納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還是那句老話:“鴿飛一滴血”。這滴血,才是我們鑒鴿時應重視并把握的根本,才是我們享受競翔樂趣的信心和依托。沒有那滴血,再完美的翅膀,再亮麗的眼睛,再堅強的骨骼,也只是T臺走秀的模特,而非搏擊長空的精靈。


        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未經允許,不得轉載。

        上一篇:沒有了下一篇:鴿 舍 隨 筆

        信鴿小工具

        App下載

        官方微信

        在線商城

        回到頂部

        亚洲高清无在线码
        <strike id="x1lp9"><strike id="x1lp9"><meter id="x1lp9"></meter></strike></strike>
        <sub id="x1lp9"><listing id="x1lp9"><listing id="x1lp9"></listing></listing></sub><noframes id="x1lp9"><address id="x1lp9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x1lp9"><listing id="x1lp9"><listing id="x1lp9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x1lp9"><span id="x1lp9"><nobr id="x1lp9"></nobr></span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x1lp9"></for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