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trike id="x1lp9"><strike id="x1lp9"><meter id="x1lp9"></meter></strike></strike>
<sub id="x1lp9"><listing id="x1lp9"><listing id="x1lp9"></listing></listing></sub><noframes id="x1lp9"><address id="x1lp9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x1lp9"><listing id="x1lp9"><listing id="x1lp9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x1lp9"><span id="x1lp9"><nobr id="x1lp9"></nobr></span>

      <form id="x1lp9"></form>

        樊二龍
        不惑之年,愛好多多,酒色財氣,唯癡一鴿。希望借中鴿平臺,暢所欲言,與鴿友共進步。
        詳情>>

        任它千重浪,我自三板斧

        ——關于作育的幾點思考

        一年之計在于春。如果說秋天的競翔是鴿友在煉體,那春季的作育無疑是熬心,畢竟春華與否,直接關系秋實。

        歷經一個冬季的思慮,作育的思路也基本定型,但仍有一種剪不斷,理還亂的困擾。今年尤其如此,因為一些種鴿的子孫代開始啟用,隊伍一大,血緣、體型、骨骼、眼沙、羽色等要素搭配呈幾何型上升,難度倍增。特別是隨著“入行”年頭的增長,一些觀點逐漸成形,少了“雨點配瓦灰”的率性,想法也更加審慎,總結起來,就是“任它千重浪,我自三板斧”?,F付之筆端,既是自我反思,以待秋后算帳;也請鴿友斧正,及時亡羊補牢。

        一、千重浪的壓力

        (一)種鴿數量的壓力。雖然極力壓縮,但種鴿仍近60羽,一部分是外血種鴿,前兩年陸續從歐洲引入并經過育種驗證后保留的22羽;另一部分是他們的子孫代獎鴿26羽;再有就是公棚決賽拍得的優勝鴿或朋友支援的地方賽700公里級入賞鴿10多羽。相對于前兩年10來對種鴿管理的輕松,如今的數量,對于上班族的我,時間、體力上的負擔明顯增加。

        (二)參賽費壓力。時間少及個人養訓水平低等原因,只打公棚和外地特比,但這兩年公棚參賽費年年上漲,萬八千的大棚不論,那些口碑相對較好的中低端棚,參賽費逐年水漲船高,兩年基本就翻一翻,普遍在三千左右,還年年爆滿。以前交個三、四十羽的錢,現今只夠交二十多羽,壓力山大。更何況隨著種鴿驗證的成功,還想多交一些,沖擊大棚之心也日漸活泛。

        二、三板斧的招數

        (一)以雄當家,中選優。因為當初多家引種,所以血統也就眾多,細數一下,蓋比、國家一號、瓦特、佛爾布文、波西瓦、考夫曼、飛戈、胡本、氣魄之類10余種,自己都覺的亂。均重用不現實,那是大燴菜。逐一梳理后,確定了以雄定棚,以3羽雄為主血的思路。因為以雄定棚,可在短時間內形成固定種群;同時減少雄鴿的應用,種賽鴿的數量及路數也能從根本上得到控制。關于種雄的選擇,也確定了3條硬框框:

        一是以賽績定地位。拋開血統、價錢等因素,3代內穩定發揮(因為只玩到孫代),代代入賞且進獎率高的,作為主血的先決條件。如我的胡本配桑杰士血系“極光”(DV07021-13-1157),盡管血統書不華麗,上兩輩也沒有國際名鴿打底,但2013年底引入后,2014年直子女交公棚4羽,3羽進獎,2015外孫特比鴿王亞軍,2016年公棚79名等。正是育種黃金期,所以毫不猶豫定為當家種雄。

        二是個體好不走樣。無論筒型還是短三角,體型必須適中,骨骼結構扎實,羽質輕薄,且子孫外觀、個體及眼沙結構神似。訂立這條標準的主要原因,除了考慮遺傳的強勢外,更偏重型體選擇,因各類高位獎鴿中,中等偏小的體型占主導,加之如今特比大多提前發環,如子代體型乎大乎小,則很難把握。棚中的國家一號血系“漢斯809”(DV02887-08-454),2014年底引入后,直女兩年均公棚入賞,送朋友的孫代也飛出地方賽萬羽高位。更可貴的是祖孫三代體型不走樣,各方面神似。盡管年紀偏大,所以也定為當家種鴿。

        是盡量年輕活力。毋庸置疑,只有年輕才有機會作育更多下一代,只有年輕,活力才會更加充足。鑒于第二羽種雄年齡偏大的原因,所以第3羽雄鴿更多考慮年輕化這一標準。思慮良久,確定氣魄直孫DV1697-14-1092)為第三路主血。雖然棚中比此鴿發揮的種雄有多羽,但從年齡上比較,故此失去優勢。而且這羽雄鴿還具備另一優點,那就是肌肉極為豐滿,緩肉快速,握在手中,飽滿如球,活力外溢,且這一優點均能遺傳到子代。

        此外,這三羽雄鴿均有一個共同點,即子孫代多為雙雌或雙雄。如極光頭窩蛋必為雙雌,他的一羽直女頭窩不是雙雌就是雙雄;漢斯809直女去年作育的一對晚生鴿也是雙雌;氣魄更是如此,分配3羽母鴿,6羽子代竟然都是雌,遺傳之強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(二)交叉互配,鞏固提高。極光及其子孫代多為筒形和沙眼,在公棚的表現十分穩定,從300公里開始均在1000名以里,而且耐惡劣天氣,適應1100左右的分速,但決賽時成績多在百八十名,極少有高位;而漢斯809這一路則是典型的短三角,子孫代均為黃眼。從公棚比賽情況來看,前期表現雖然一般,但500公里則開始發力,如1300左右的高分速則極有可能沖前獎。為融合兩路鴿的優點,提升極光的速度與國家一號的穩定性,所以今年采取一雄雙雌的方法,極光與國家一號均配對方的2羽直女,希望達到互補的目標。

        (三血作育,上層樓。荷蘭詹森系的先驅者(克拉克曾說:保持一個系統的特性,比贏幾次冠軍更重要。而近血作育則是保持特性的不二法門,但由于個人遺傳學知識匱乏且沒有實踐經驗,所以從今年開始,謹慎償試近血作育。主要采取三種方式:一是二代配三代(舅舅配外甥女),即極光直子配外孫女;二是直子女互配(同父異母配),用漢斯809同父異母子代互配;三是父女配,漢斯809配其直女。其中,二代配三代與直子女互配均送公棚試驗,而父女配則選取健康及標準的個體留種,看下代表現如何。

        在賽事日益激烈的今天,切不可被高額獎金迷惑了雙眼,更不能因此而形成精力、體力、財力的負累。適合自己才是最好的,能輕松掌控才是快樂養鴿。希望我們不忘初心,輕裝前進,心情與愛鴿一起在天空中自由飛翔。

        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未經允許,不得轉載。

        上一篇:我是忠實的血統論者下一篇:鴿 舍 隨 筆

        信鴿小工具

        App下載

        官方微信

        在線商城

        回到頂部

        亚洲高清无在线码
        <strike id="x1lp9"><strike id="x1lp9"><meter id="x1lp9"></meter></strike></strike>
        <sub id="x1lp9"><listing id="x1lp9"><listing id="x1lp9"></listing></listing></sub><noframes id="x1lp9"><address id="x1lp9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x1lp9"><listing id="x1lp9"><listing id="x1lp9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x1lp9"><span id="x1lp9"><nobr id="x1lp9"></nobr></span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x1lp9"></form>